[原创长篇] 斜街(15)

[复制链接]
查看49 | 回复2 | 2021-10-25 23:49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庄占文是何许人,想当年那可是响当当的红卫兵造反派。跟父母划清界限,告发亲兄弟,打老师,斗地主,到处拉帮结派。用句他的话说,我年轻那会儿,正经事没干过,每天净琢磨怎么整人了!

英芳就像诱人的甜瓜,庄占文没有吃到嘴里,还被看瓜人追打。要不然英芳拦着,杨二亮那带着鱼腥味的手掌就贴在他那张沾满面粉的脸上了。杨二亮可不是好惹的,私下直接鼻子警告庄占文,说你小子胆敢到处乱说,我就把你扔到水池里去喂鱼。

英芳不理他,杨二亮凶他,庄占文成了李老太家的老鼠,整天夹着尾巴溜边走。杨二亮这个兔崽子,生意好,还有情人,他倒是很得意。庄占文心里骂道,我要是不让你尝点苦头,我就别在斜街混了。在短暂的消停之后,庄占文开始实施他罪恶的复仇计划。

如果直接去告诉顺子和小菊,这两个人肯定要问个明白,尤其是贾小菊,泛起驴脾气来,满院子的人都不得安宁。最主要的是,杨二亮要是知道是他泄的密,不但要赏给他一顿老拳,闹不好还得把他蹭锅底灰的事抖落出去。英芳的手都没摸着,反而惹来一身骚,这让庄占文以后在斜街还怎么混。还有啊,家里还有一只母老虎,那大霞还不得生吞了他。

思来想去,庄占文觉得只要赶走杨二亮,其他人都不在话下。庄占文要散布流言,绝对不会直接说,那不是他的风格。他要等待时机。他像往常一样,主动和英芳和杨二亮打招呼,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。他心里清楚,那两个偷情的家伙,肯定不会四处乱说的,这叫麻杆打狼两头害怕。那天李老太和小菊唠嗑,庄占文凑了过去,扯来扯去就说到了杨二亮的鱼档。庄占文看似无意地说:“小菊,你家鱼档生意真火。那天去你家买螃蟹,愣是排了半天队。”

听庄占文这么说,贾小菊自然高兴:“买卖还行,某一天好某一天歹,没准。”

“啥叫还行啊,那是想当行啊。李大娘,你是不知道啊,这卖海鲜可比卖包子强多了。海鲜那玩意水分大,没听人说吗,一斤螃蟹三两水,还在二两全靠嘴。只要能说,死的都能卖出去。小菊,咱都一个院住着,这我没胡说吧。”

李老太平日里就是买菜做饭,她最关注的就是有关饭桌上话题:“还真实的,我买的螃蟹个个活,沉甸甸的,看着都挺好,可蒸得了全是黄水,很少买到肥的。小菊,你说说这里面有没有啥门道啊。”

贾小菊正在兴头上,看左右没人,压低声音说:“李大娘,庄姐夫,实话跟你说,下次买海鲜,当心商家掉包!你当时挑的是好鱼好虾,打个马虎,说个笑话,转眼的工夫,我就把包掉了。呵呵…”

“熟人不会被掉包吧?”李老太太惊诧地问道。

“掉包!越是熟人越掉包。杀熟杀熟吗,越是熟客越得杀。你想啊,熟人信得过你,还不问价,好糊弄,这样的冤大头,你不宰他那宰谁去啊。”见李老太脸色由红变白,贾小菊猛然意识到刚才自己说漏了嘴,她连忙把话往回拉:“李大娘,你去我那里买鱼,我肯定不会掉你的包,我白送你几条!”

“不要不要,你们做小买卖不容易,我可不占别人便宜。”

庄占文和李老太不由得对视一眼,而庄占文继续引诱式发问:二亮看上去挺实在的人,不像干那种事的人啊。

“不止我们,家家都那样。二亮说,做买卖就得心狠,心不狠根本挣不着钱。我家卖鱼,熟人可以白送,不要钱。但是做买卖,咱就必须想方设法赚钱。”贾小菊认真地说。

事后,庄占文对李老太说,看来不同行业不同规矩啊。就拿我的包子铺来说,就是本本分分做买卖,从不掺杂使假。可二亮卖鱼掉包,就连熟人都坑,做人真不讲究。

李老太只是点头,没说什么。可庄占文知道,用不了多久,整条斜街就会传开的。


果然,关于二亮的鱼档欺客宰客的传言越来越多,那是庄占文和李老太在茶余饭后随口说出去的。

在庄师傅包子铺,二亮也成了人们的谈资。这个说“几位,听说了吗,二亮这小子可挣了不少黑心钱啊。”

庄师傅喝着茶,慢声慢语地说:“就是我对门吗,我比他先来的斜街,这才几年的工夫,人家都开上小汽车了。诸位,你们再看看我,别说小汽车啦,就是旧自行车,我都买不起啊。”

“我就纳闷了,一个臭卖鱼的,怎么挣那么多钱?”喝了被泡酒,一位眼珠通红的人开口说道:“他轻松干一天,都抵得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。”

“那还用说嘛,肯定不是正道来的。大鱼肚子里塞小鱼,小鱼肚子里塞沙泥,真坑人啊。咱以后还是少去他那里买鱼吧。”

“死螃蟹当活的卖,吃了就去医院。人啊,不能昧良心,那种钱好挣不好花呀。”

庄师傅冷笑着,随口说几句:做那种买卖的人,都不留念想,干几年,钱搂足了就换地方。哎呀,咱是干不了啊,只能实打实的,一分两毛挣有数的钱。不过这也好,这样心里踏实。呵呵…

“你快拉倒吧!一个包子是挣不了多少,可架不住日久天长啊。你说说,你这一天得卖出多少屉包子。”

听有人这么说,大霞吓得脸色都变了:“瞧你说的,就好像钱是大风刮来的。那面啊油的都在涨价,刨去花销,我们两口子也就挣个辛苦钱。”

“装,你们两口子接着装!假哭穷,没人朝你借钱。”

见有人奔他来,庄师傅连忙转移话题:“诸位诸位,我给几位老客做个蛋花汤。”他有意把不收钱这三个字说的真切。

大霞紧跟着进了厨房,指着庄占文的鼻子压低声音骂道:“就那几个穷酸,点仨包子坐半天,你再搭个蛋花汤。我说你到底咋想的,脑袋瓜子被面糊住了吧。”

“嘘,你小声点,别让那几位听到。我说你啥好,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!两只眼睛就认钱,全不懂人情世故什么的。二亮买卖之所以那么好,还不是有人给他照着,翟宝买鱼小菊从来不收钱。做买卖得灵活,你就是太死性。”

“那能比吗,翟宝是管理,巴结人家有好处。你再看看那几位,都是街上混吃混喝的,没一个好人。得了得了,你既然开口了,咱也不能说话不算数吧。这样,俊凤,你上灶,整个蛋花汤。”

“我上灶!姐,我行吗?”俊凤抬起头,惊喜地问。

大霞看着俊凤,似乎早已经懂了她的心思:“有啥不行的,他们又不是啥讲究人。凤,听姐的,上灶!”

“哎,那我就试试。姐夫,你帮我看着点。”俊凤说着话,挽起袖子快步走到灶台前,这是她做梦都想的地方。

“呵呵,你还用我看着,偷偷摸摸学了那么久,我看你都快出徒啦。”庄占文冷笑着看着喜笑颜开的俊凤,心里说,师傅不诚心教你,你就再怎么悟,也只能是皮毛。

生意越来越差,眼看着熟客都被同行翘走了,二亮看着满池子的鱼虾,气不一出来:怪了,怎么没人来咱家买货啦?

站在门旁招揽生意的贾小菊更纳闷,满脸焦急的她随口应道:谁知道呢,老主顾都跑别人家去买了。这样下去,今天新进的鱼可就得放臭啦。当家的,你倒是想想法子啊。

我能有个屁法子啊。人家不来买,我还能把人家强拉过来啊。他妈的,这几天真邪性。

贾小菊低头想了想说:二亮,你说会不会是同行看咱家生意好,故意挤兑咱们。

“嗯,有可能啊,那帮家伙,为了钱啥事都能做的出来。”二亮着急生气,眼珠子冒火:“不行,我得站街骂骂,谁要是让我不顺,那我就得让他别扭。”

“嗯,当家的,你狠狠地骂。是那帮兔崽子坏规矩,却让咱们家背黑锅。”贾小菊盯着筐里的鱼,越看越觉得鱼变软发臭,她一个劲地敲边鼓,让二亮窜出去骂大街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子江 | 2021-10-26 16:2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、、、、、、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老乐 | 2021-10-30 06:10:5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多谢友友鼓励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